4月18日,美国著名女子马拉松运动员莎拉妮·弗拉纳甘(Shalane·Flanagan)站在了波士顿马拉松的起跑线,而这一次她的身份是一名私人“兔子”,来帮助一名跑者完成波士顿马拉松赛的挑战!这位主角叫阿德里安娜·哈斯莱特(Adrianne·Haslet),她是一名佩戴假肢的残疾跑者。

在2013年,也就是九年前的这个时刻,哈斯莱特经历了人生之中最黑暗的时刻,她在那次震惊世界的波马爆炸事件中永远的失去了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并险些丧命。这次命运与她开的残酷玩笑,使她今后的人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9年之后的同一天,哈斯莱特作为2022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参赛选手,在弗拉纳甘的陪伴下,最终以5小时18分41秒的成绩完成了比赛!在这个改变她人生走向的伤心之地,她勇敢的完成了一次对命运的挑战!哈斯莱特在赛后说道:“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2013年之前,哈斯莱特是一名职业舞者,同时也是一名坚强乐观的强者!即便最初在面对失去左脚的境地时,她没有给自己贴上“受害者”的标签,而是用“幸存者”的身份定义自己。

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哈斯莱特曾这样说道:“我从来没有忘记曾经差点失去生命,时至今日,曾经的画面仍然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我不会因此而恐惧,我只是满怀感激,感谢自己仍然活在当下。”

哈斯莱特在醒来后常做的一件事便是对自己进行积极的鼓励与暗示,她会对自己讲“瞧,你现在真的很不错,祝贺你呀,一切都很好!对吧!”

哈斯莱特袒露出自己真情:“生活中我们都希望拥有一键重启式解决困扰的简单办法,但真实情况没有这么简单,我无法消除这份回忆,所以选择去面对和接纳它,在自己心中为这个创伤留出存放的空间。”

但感激之情并不能掩盖哈斯莱特再度站上波马起跑线所需要面对的困难。对于她来说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她清楚这次比赛中隐藏着自己需要面对的情感负担。

“在每年的4月,我经常会为失去的左腿而悲伤,4月之外的时间可能也会出现,但4月从不缺席,这种感觉让人煎熬。跑步也是一样的,有时候跑的很不好,我会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完成马拉松的挑战,这样糟糕的跑步真的太让人伤心了,然而第二天我就会把它忘记,并加倍认真的去跑,自信的感觉被再次点燃!”

“自从在我接受它以后,我明白自己需要的是更多的美好时光,而不是沉浸在糟糕的痛苦之中,过去为波士顿马拉松所做的训练让我感到自豪,因为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1980年出生的哈斯莱特在西雅图长大,喜欢百老汇音乐剧,之前从未关注过马拉松项目,就算像弗拉纳甘这样在美国马拉松史上著名的运动员在她眼里也是陌生的存在。

2013年4月15日,哈斯莱特步行来到博伊尔斯顿街,观看波士顿马拉松冲线的壮观场面,她好奇到底为什么会有让人跑那么远的比赛。当哈斯莱特正向终点线走去时第一次爆炸发生了,紧接着随之而来的第二次爆炸中,让哈斯莱特倒在血泊之中。

很难想象这竟是哈斯莱特跑步之旅的开端。2014年哈斯莱特的兄弟参加了波马,并在那时与弗拉纳甘建立了友谊。2016年,哈斯莱特自己也接受邀请,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以10:30:23完赛,是那年的最后一名。

“对于一个好胜心强、总是喜欢争第一的人来说,排在最后是最好的、最卑微的也最令人敬畏的挑战。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因为我学到了很多。”哈斯莱特这样回忆2016年的首次挑战。

时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Twitter上写道:“阿德里安娜,谢谢你让波士顿变得更强大。恐怖和炸弹无法打败我们。我们继续前行。我们完成比赛!”

哈斯莱特在2018年再次尝试,但在那年的凄风冷雨中未能完赛,一位工作人员将那年的比赛描述为“冬季的洗车场”。

2019年1月,哈斯莱特在波士顿被一辆汽车撞倒,再度受伤,这也成为她马拉松履历中的另一个情感里程碑。

“我有优先通行权,也看了通行标志,一辆没有开灯的车以40英里的时速驶过,撞到了我的左腿。保险杠撞到了我的碳纤维义肢,让我飞出四个车身那么远。”

她左侧着地,手臂被压断造成了骨折。“实际上,车祸对我左臂造成的伤害要比爆炸事件那次还要严重,当时只有右臂可以正常活动,让我身体变得非常虚弱,以至于无法独自装卸义肢。”

在2020年那年由于疫情来袭的,哈斯莱特没有机会参加波马。2021年,波马因为持续的疫情推迟至秋季,哈斯莱特也做好了准备,巧合的是她扭伤了右边的脚踝,所以不得不将目标放到2022年。

得益于哈斯莱特的倡议,在今年波士顿马拉松第二次设立残疾人赛区,有34名残疾选手参加了2022波马的比赛。如今哈斯莱特的目标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参加残奥会,假如残奥会能够增设肢残选手的马拉松比赛,那么波马将是推动这个创举的重要一步。

弗拉纳甘不仅陪伴与支持哈斯莱特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的比赛,同时也担当了哈斯莱特教练的角色。弗拉纳甘这位美国女子马拉松的传奇人物,在去年秋天上演了六周之内完成六场大满贯赛事的惊人壮举。

其实早在2014年波士顿马拉松后,哈斯莱特就与弗拉纳甘产生了交集,多年以来,她们关系非常密切。目前已经退役的弗拉纳甘,在俄勒冈州的鲍尔曼田径俱乐部担任教练。一直以来她负责哈斯莱特的训练,并在后来决定担任哈斯莱特波士顿马拉松上的陪跑员。

弗拉纳甘说,“哈斯莱特身上的品质可以激励很多人,在与她共事的过程中,我感受到她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是非常值得人去一起合作,同时我觉得和她一起完赛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哈斯莱特因为之前左臂伤病的影响,她习惯拖着左臂而导致摆臂僵硬。她的摆臂幅度现在存在一定的限制,不过大脑和身体的潜力是巨大的,你可以试着换个方式来加快并增大自己摆臂的幅度。”

在弗拉纳甘的帮助下,哈斯莱特很快改善了自己的跑姿,就这样弗拉纳甘对她未来波马的表现更有信心了。

同时,弗拉纳甘也为哈斯莱特解决了义肢方面的麻烦,在此以前,由于哈斯莱特在跑步时流汗,而时常造成左腿义肢发生位移,所以她经常会不得不停下来调整。

通过弗拉纳甘的积极运作,哈斯莱特得到了Nike相关的技术协助,最终让哈斯莱特的义肢得到改善。这个关键的因素,保障了她能够相对安全舒适的跑步,为她完成马拉松赛奠定了基础。

4月初,哈斯莱特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在左侧她穿着迷你裙,而右侧她穿着刀片式义肢跑步。配文写道,“四月,是我丢失的月份,也是我身体所铭记的月份。”

“现在作为一名跑者,我可以非常自信的在公众场合去挥洒自己的汗水。每次花2个小时进行跑步成为一件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我感激跑步带给我的改变,除了让我的身体变得健康,同时也让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还拥有运动的能力,在我心里跑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通过长期的心理治疗,哈斯莱特掌握学会评估自己情绪来源的能力,这帮助她在面对和回忆过去的经历时,不会被痛苦的情绪所控制。哈斯莱特意识到,“2022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纪念日)这一天正是需要自己表现出最坚强的时刻。”

所谓友情,无非陪伴,比赛中的弗拉纳根为哈斯莱特提供了巨大的精神支撑。在波士顿马拉松赛道后半程的“心碎岭”(一段山丘地带)地段是参赛选手的巨大考验,这段上坡地带成为了哈斯莱特巨大的障碍,同时迎面而来的大风形成了双层的压力。

在这里,巨大的酸痛与心肺压力让哈斯莱特几近崩溃,关键时刻弗拉纳根向她大喊:“借助摆臂的力量,步频再快一点!”此时的弗拉纳根和哈斯莱特两个人都已经哭出来了!

“摆臂!就是这样,今天轮到你展现出自己的力量了,今天你已经比那一天更强大!”哈斯莱特回忆道:“我抬起头,自己仿佛展开了翅膀,然后就飞了起来!”

接近比赛终点的赛道两旁围满了群众,人们不断的呼喊哈斯莱特的名字。在这个曾经失去左脚的地方,让她一度产生恍惚与游离。

冲过终点的哈斯莱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而放声哭泣,弗拉纳根也激动的朝着她大声呼喊,比赛结束。哈斯莱特完成了自己的波士顿马拉松之旅,也迎来属于自己人生中最美好与难忘的时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