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爆发冲突后,西方国家对俄实施制裁,而俄罗斯又是重要的能源出口国,受此影响,全球油气价格飙升。为缓解这一压力,多国正在寻求在俄罗斯之外获得更多天然气。

当地时间3月19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访问卡塔尔,寻求卡塔尔向德国出口更多的液化天然气。同样是当地时间3月19日,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抵达卡塔尔首都多哈,并于3月20日与卡塔尔首相兼内政大臣哈立德举行会见,重点就扩大能源合作进行讨论。稍早前的3月5日,美国代表团突访委内瑞拉商讨能源安全。

据《德国之声》报道,当地时间3月19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率领代表团访问卡塔尔,首要议程是讨论如何确保德国的天然气供应。

哈贝克表示,德国必须从俄罗斯之外的其他国家进口更多的天然气,以确保能源安全和稳定。他还说,德国希望与卡塔尔在氢能等清洁能源领域建立更密切的伙伴关系,以加速德国向清洁能源的过渡进程。

不过,德国打算从卡塔尔进口天然气仍面临挑战。《德国之声》报道指出,由于接收来自卡塔尔的天然气需要管道,德国总理朔尔茨日前也在联邦议会宣布加快推动布伦斯比特尔港和威廉港两个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建设工作,但建设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等基础设施需较长时间。

“如果下一个冬季我们无法获取天然气,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也将断供,我们将无法拥有足够的天然气,来保证所有住宅能够得到供暖,以及支持工业的发展。”哈贝克在接受德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说。

在俄乌冲突升级的背景下,德国政府暂停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审批程序,而北溪二号是德国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重要渠道。

而德国又十分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英国《卫报》报道称,像德国那样如此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的西方经济体十分少见:德国55%的天然气、52%的煤炭和34%的矿物油都来自俄罗斯。

央视财经分析称,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之一,由于俄乌冲突很可能阻碍天然气进口,导致其价格出现攀升。而韩国的天然气同样高度依赖进口,一旦天然气供需失衡,那么韩国也很难不上调已连续冻结长达19个月的城市天然气价格,甚至还可能拉动韩国的电价随之上涨。

据韩国广播公司(KBS)报道,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3月19日-20日对卡塔尔展开为期两天的访问,与卡塔尔首相兼内政大臣哈立德举行会见,重点就扩大能源合作进行讨论。

卡塔尔一直是韩国天然气的主要进口国。据卡塔尔新闻网《多哈新闻》报道,2022年1月的数据显示,韩国是亚洲国家中第三大天然气进口国。

同样为了缓解俄罗斯能源供应中断带来的影响,美国本月稍早前寻求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但并未得到实质性方案。

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美国总统拜登3月8日宣布将对俄罗斯实施能源禁运,停止从俄进口石油、天然气和煤炭。

当地时间2022年3月8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禁止美国进口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能源。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随着市场担心对俄罗斯的能源禁运和俄乌冲突升级会影响破坏俄罗斯石油供应,美国原油价格一度飙升至2008年来的历史最高点,达到每桶130美元。虽然价格后来有所回落,但仍然处在高位。

为缓解禁止进口俄罗斯能源导致的缺口,减轻导致的油价进一步飙升,以及对美国经济产生的冲击,美国政府正试图在全球寻找能源供应。

在寻求与沙特、阿联酋领导人通话,商讨增加石油产量等问题的努力失败后,美国政府转向了委内瑞拉。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和委内瑞拉官员3月5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会面,讨论放松对委石油制裁的可能性。

美国彭博社报道称,美国政府提出进口委内瑞拉原油,作为交换,美国可能放松对委内瑞拉经济制裁。

由于美国持续干涉委内瑞拉内政并企图通过政变等手段推翻马杜罗政府,委内瑞拉2019年1月与美国断交至今。美国不断加大对委制裁,包括禁止委原油进口。

然而谈判进展并不顺利。据路透社报道,此次美国率团访问委内瑞拉并未达成协议。委内瑞拉专家和民众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是在俄乌冲突升级后对委试探性接触,为的是一己私利,应该先好好反思并停止其对委内瑞拉多年的非法单边制裁。

委日报《最新消息》记者安赫尔·冈萨雷斯告诉新华社记者,美国代表团来委内瑞拉,显然是受到美国在国际冲突背景下的经济和地缘战略利益驱使。

历史学家奥马尔·佩雷斯认为,拉美地区左右翼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也促使美国主动调整与拉美邻居的关系,但美国应该明白,对话的前提是尊重他国的国家主权和人民自决权。

作为俄罗斯天然气的重要买家,考虑到制裁对德国的影响,德国政府犹豫再三还是跟随美欧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但坚持拒绝和美国一样对俄罗斯的能源进口进行制裁。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就有关制裁俄罗斯能源进口多次表态。朔尔茨3月7日表示,进口俄罗斯能源对欧洲人日常生活“至关重要”,禁止进口会把欧洲能源安全置于危险境地。3月9日,朔尔茨在柏林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就乌克兰局势交换意见时强调:“毫无疑问,我们不会向乌克兰提供战斗机,也不会立即停止进口俄罗斯的能源。”

2022年3月11日,德国外长贝尔伯克再次明确警告,不能立即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

德国外长贝尔伯克也对外表示,由于德国依赖俄罗斯的能源,因此其不会效仿美国的做法,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若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德国将因此陷入停滞”。

欧盟能源监管合作署的数据显示,在欧洲主要经济体中,德国约一半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意大利46%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北马其顿、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摩尔多瓦等国100%依赖俄罗斯进口。

分析人士表示,俄罗斯能源出口中断,不仅会推高天然气价格,欧洲经济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凯投宏观首席大宗商品经济学家卡洛琳·贝恩认为,欧洲全面禁止进口俄罗斯能源会使欧洲天然气价格在短期内飙升,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到今年年底将达到5%左右的水平,家庭消费能力下降和拉闸限电可能让欧洲陷入衰退。

为缓解欧洲面临的天然气短缺问题,据央视新闻报道,卡塔尔是全球最主要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德国等欧洲国家希望卡塔尔出口更多的天然气。

对于多国对卡塔尔提出的诉求,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萨阿德·卡比日前表示,欧洲的能源安全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任何一个国家无力单独“拯救”欧洲,卡塔尔也没有足够产能可以替代俄罗斯向欧洲提供天然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